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oh | 22nd Oct 2010 | 百萬看世界 | (270 Reads)

當今才子偷食,或者要身纏廁紙突圍,或者要被周刊狙擊問罪,或者要被舊愛踢爆數臭,絕對不是什麼風流雅事,以前就不同,光明正大好多,或者在報紙洋洋灑灑賞析對方,或者在私函朝來夕往款曲暗通,到修成正果就大書特書,結集出版公諸同好驕人傲世,真是何等美好的年代。

你好比說魯迅先生,《兩地書:慕情》用補習天皇循循善誘的口吻就會告訴你,這是先生的「溝女記錄」,當中你可以發現一代文豪的"把女"絕技..............

不過正如我一直認為,才子偷食往往是一個假象,與其說他們是獵食者,不如說他們是獵物。

魯訊先生也不例外,與其說是他"把妹",不如說是許廣平"得米".......他們的第一封信是由許廣平發出的,據史家考證,他們第一次親密接觸也是許做主動的。

讀過兩位可敬的先生情竇初開的通信,我相信現代的學生們一定得益不淺──除了獵食技巧之外.................閱讀技巧必定大大有所提升.......................